当前位置: 主页 > 道家文化 > 周易文化 >
《周易》中的古歌研究
来源:未知   点击:
  先秦时期的诗歌,以《诗经》和《楚辞》中所集为大宗,所余甚少。长期以来,人们试图通过寻找所谓“逸诗”来丰富先秦诗歌的研究资料。其途径,主要是搜集先秦历史著作如《左传》、《国语》及诸子中的只言片语。
  从20世纪20年代起,人们开始注意到《周易》中的诗歌。首先注意到这种先秦诗歌资料的是郭沫若先生。他在1928年发表的《〈周易〉时代的社会生活》一文中,钩稽《周易》经文中的多首爻辞,认为其文体应该属于诗歌。
  如《屯》卦六二:“屯如邅如,乘马班如。匪寇,婚媾。”郭氏评论说:“这是写一个男子骑在马上,迂回不进,他不是去从征,是去找爱人。”再如《离》卦九四:“突如,其来如,焚如,死如,弃如。”郭氏评论道:“这是多么哀婉的一首抒情诗呢。”又如《井》卦九三:“井渫不食,为我心恻。可用汲,王明,并受其福。”郭氏以为:“读这短短的四句,好像在读屈子的《离骚》。”郭氏并指出其以“食、侧、福”为韵。对于《归妹》上六:“女承筐,无实。士刲羊,无血。”郭氏以诗人的激情评论说:“我觉得这是牧场上一对年青牧羊人夫妇在剪羊毛的情形。……这是一幅多么优美的图画呢。”《中孚》九二是《周易》研究者们一致赞美的短歌:“鸣鹤在阴,其子和之。我有好爵,吾与尔靡之。”大家可以看出,这首短歌与《诗经》的语言和意境绝似。
  尽管古代文学研究界对《周易》古歌的研究一直热情不减,然而到1988年为止,学者们对《周易》中古歌的研究,仅于一爻之内进行讨论。所以没有能够得到更大的收获。
  相关研究在1988年取得了新的重大突破。这一年第10期的《江汉论坛》杂志上,发表了傅道彬的文章《周易爻辞诗歌的整体结构分析》。该文从方法上开创了《周易》古歌研究的新阶段,即突破爻的单位,而以一卦为单位研究《周易》中的诗歌。该文是傅氏博士论文的核心部分,该博士论文在1988年通过答辩。1993年,傅氏将前述工作加以完善,出版《诗外诗论笺》一书。在该书中,整理并笺注了十首以一卦为解读单位的《周易》古歌。这是若干年来,《周易》古歌,乃至先秦诗歌研究史上的一个重要学术进展。
  傅氏研究的基本方法是,将爻辞分为狭义的爻辞和与之相关的断占之辞,将整个卦的(狭义)爻辞通读,从而得出一首首韵语——即古歌。
  下面以《坤卦》为例,说明傅氏对《周易》古歌的破解方法。
  坤卦爻辞原文:
  爻位 (狭义)爻辞 断占之辞
  初六 履霜 坚冰至
  六二 直方 大不习,无不利六三 含章 或从王事,无成有终六四 括囊 无咎无誉
 六五 黄裳 元吉
  上六 龙战于野,其血玄黄
  很明显,将断占之辞与爻辞分开,可得如下韵语:
  履霜、直方、含章、括囊、黄裳、龙战于野,其血玄黄。
  据高亨先生《周易古经今注》(旧版),古代已经有人发现《周易》中《坤卦》全卦部分内容可构成为韵语,但历来无人注意到它在古代诗歌中的意义。将其作为一个规律发现并推广到《周易》多卦的爻辞解说中,是傅氏的功劳。下面以《咸卦》为例,对此作进一步的说明。
  去掉占断之辞后的《咸卦》爻辞为:
  咸其拇(初六)
  咸其腓(六二)
  咸其股,执其随(九三)
  憧憧往来,朋从尔思(九四)
  咸其脢,(九五)
  咸其辅颊舌(上六)
  傅道彬教授就此分析说:“这里记录的是一对夫妇的新婚之夜。新郎抚摸新娘的脚、小腿(腓)、大腿(股),窗外听房的人影——憧憧往来,朋从尔思。新娘新郎紧紧拥抱亲吻。”这一分析既紧扣文本的字面意义,又有古训的依据。《荀子·大略》篇说:“《易》之《咸》,见夫妇,夫妇之道不可不正也。”可以说,傅氏的这一解读是成功和令人信服的。
  傅氏之后,近年来不断有人进一步沿此路径研究《周易》古歌,但少有人提及傅氏的开创之功,故笔者对此予以介绍,以便后来者研究时考镜源流。
评论列表(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)

最新文章

道家养生医学解决人类健康难题(最新版)

联合国教科文组织-生命伦理教育培训基地落户成

联合国将道家文化纳入生命伦理教育

酷夏修养身心,调理糖尿病的好去处——鹤鸣山

道源圣城“道家养生医学”体系 解决现代医学难

相关文章

生生之谓易:周易的生生之德

《周易》师卦中蕴含的管理哲理

《周易》观卦蕴含的管理哲理

周易八卦影响中华民族的思维方式

《周易·剥卦》所阐述的管理哲学